>>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桑梓情怀

家乡的河

2016年08月15日 10:32:00
 

    老家的村子叫塘湾村,村子南面有一条大河,叫十里长河,村子西面有一条小河,叫河马河,它是塘湾泵站的支流,虽然流的方向不一样,但河水最后都汇入了汉江。河马河是我童年的乐园,在我眼里她是那样的清澈、美丽。 
     
春天,河堤杨柳吐绿时,我们折下柳条,制作成哨子,比着看谁做得好,谁吹得响,大人们则忙碌着为农田里的秧苗灌溉,期待着夏粮的丰收;夏天,摸鱼捉虾,下河游泳,涨水的时侯,水清时能看到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;秋天,把家里的老黄牛用长绳锚在地里,让它在河边吃草,自己则带着几个小伙伴爬上河堤西岸的地瓜地,用手刨出湿润泥土里的红心地瓜大口地吃着;冬天,河里结了薄薄的冰,我们拿起石子瓦块往冰面上抛,看谁的在冰面上滑得更远……小时侯我最喜欢捉鱼,夏天浑身晒得黝黑,像条泥鳅一样,全身散发着一股“紫泥”的味道,河水退下时到河里用手摸鱼,一个中午能捉2、3斤左右的鲫鱼;水大时用网捉,晚上把网下到河里,一大早起来就能收获一小脸盆3、4两左右重的鱼儿;最有趣的是用罐头瓶钓鱼虾,罐头瓶口用专用的罩子(旧蚊帐布或纱网)罩上,将面团拌上香油,放到瓶子里,小鱼虾进到后就出不来了,把绳子提上来,鱼虾在瓶子里上下窜动,每次都能钓到3、4条。母亲不爱吃鱼,却很乐意为我们一家做鱼吃,大一点的炸一下,放点醋蒸着吃,小一点的炖汤,味道可鲜美了……河边还常常能捡到鸭蛋,最多时一早上能捡到10个左右,拿回家让母亲做着吃,攒得多了,母亲就用个坛子腌起来,留着慢慢吃。 
   
当然,河水在雨季会大面积上涨,有时会漫到河沿,危及农作物和村里人的安全,不用动员,全村人都会自发地到河沿上堵塞漏洞,做好防汛准备。那时,每当冬季农闲时,乡里会组织每村抽出精壮的劳动力时的故乡将会更加美丽。淌着,因为她已融入了我的生命。(作者:刘学文,现居沈阳)

 

附件: